当前位置:首页 > 冲突

拐卖儿童罪 父母明码标价出售儿子 犯拐卖儿童罪双双获刑

范文吧
发表于2021-11-25 19:39:18 归属于冲突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目前,珍奇和她的祖母住在一起。京华时报记者韩摄

今年8月11日,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的李先生、陶子因出卖儿子,被夹江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一年前,他们计划以12万的价格把4个月大的儿子卖给别人。被志愿者举报后,他们被警方逮捕。目前,男孩由他们的祖父母照顾。李先生提出上诉,理由是他的儿子需要照顾,希望孩子的母亲桃子能获得缓刑。

男女婚外情后的两次“送孩子”都不成功

2011年,34岁的李离婚后,和8岁的儿子生活在一起,逐渐发展感情,和23岁的桃子同居。当时,桃子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在家乡雅安有一个女儿。她和丈夫关系不好,但她没有离婚。他们之前曾在同一家工厂工作并相识,但两人都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导致了李先生婚姻的破裂。桃子说他们在一起后没有要孩子的计划。2013年4月,桃子去医院检查时,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因为桃子贫血,医生不建议堕胎。

他们也在犹豫要不要生孩子,桃子给在雅安的妈妈打了电话。母亲说,绵阳的徐先生夫妇因为不能生育,打算养一个孩子,建议桃子把孩子交给夫妻俩抚养。当再次回忆起整个事件时,桃子深感遗憾。因为父母离婚,她曾经在15岁之前和母亲断绝关系。当时她和李先生打算尽快办理结婚手续,好好抚养孩子,但还是接受了母亲的建议,和徐先生取得了联系。约定孩子出生后由徐先生一家抚养,徐先生支付阿利先生营养费12000元。2014年1月,桃子生下一个男婴,一个多月后,却被告知徐家打算做“试管婴儿”,不再抚养孩子。

在等待李先生悔改之前,徐先生介绍了另一个朋友宗林,他想收养一个孩子给他。这一次,徐先生一直在弥合差距。李先生从来没有和S直接对话过,他甚至不知道S的名字..在沟通的过程中,徐先生一直在问李先生打算要多少钱,说林先生对李先生不要钱的行为似乎总是感到不安,仍然希望李先生提出报价。被人不耐烦地问,李先生在电话里对徐先生说:“我要10万,他能给我10万吗?”徐先生向林先生报了10万元的价格,林先生觉得价格太高,放弃领养。

李先生反复强调,前两次发货,他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涨价问题。因为他认为把孩子送给别人收养并不违法,如果涉及金钱交易,把孩子卖了也是违法的。1.2万元的营养费也是徐老师自己提出来的。虽然这笔交易没有成功,但却打破了李先生不想要钱给孩子的心理底线。他说,自己的经济状况一直很差,每个月打零工收入高达两三千元,还需要时不时在农村打工的父母帮忙。他的大儿子快要上初中了,正是花钱的时候。如果你把孩子送出去,你可以得到一笔钱,这对你的家庭真的很好。对于这个新生儿来说,有一个更富裕的家庭支撑也是一件好事。然而,他否认媒体曾报道这些儿童被卖去农村盖房子。"我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会感到不自在。"

儿童在网上为10万名被绑架的志愿者定价,以阻止买卖

去年4月左右,林先生把《珍奇》的信息发布到了一个关于领养孩子的QQ群,价格为10万元。小组中一些想“收养”孩子的人互相分享他们的信息。这一事件引起了一个长期在群体中“潜水”的孩子的注意。他通过伪装成买家的QQ与林先生取得联系,通过林先生发来的与其他买家聊天的截图确认了买卖儿童信息的真实性。

按照惯例,只要仔仔确认贩卖信息的真实性,并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孩子就能获救。然而,同为四川人的仔仔对老乡卖自己儿子表示同情。他决定去那里做买家,说服李先生放弃卖孩子。

4月21日,如约来到夹江县与李先生见面。这时,孩子的价格已经涨到了12万。起初仍保持买方身份,并询问李先生夫妇在孩子被卖后是否会悔过,回到孩子身边;孩子的爷爷奶奶一旦知道孩子被卖了,会不会报案让自己承担法律责任?想用这样类似的问题刺激李先生和桃子,希望能让他们放弃卖孩子。在这个过程中,桃子抱着孩子哭了,但李先生坚持要卖掉孩子,因为他家的经济条件不好。

当仔仔看到李先生坚持要卖掉自己的孩子时,他自己的问题也让李先生起了疑心,于是他干脆表明了自己的志愿者身份。他告诉李先生和李太太,他实际上是在帮助他们。如果他直接报警,他们将面临重罚。如果他们现在愿意放弃卖孩子,那就是在自救。

得知仔仔的真实身份后,李灿先生只有放弃卖孩子,并承诺好好抚养孩子。然而,仔仔担心他们离开后会继续出售他们的孩子,所以他向当地警察局报告了这一情况。派出所民警随后控制了李先生及其妻子。

父母都被判刑了。祖父母照顾他们的孩子

今年8月11日,夹江县法院作出判决。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桃子在与前夫婚姻关系期间,与被告人李先生有婚外情。因被告李先生经商失败,经济困难,二被告与徐先生协商将孩子生下后收养给徐先生,徐先生支付二被告营养费12000元。被告人桃子于2013年12月生下一名男婴,但未能收养。林先生通过徐先生联系李先生,要求收养一名男婴。两被告索要10万元,林先生不同意。事后,林先生将被告李先生“领养”孩子的消息发布到一个关于领养孩子的QQ群。仔仔看到消息后联系被告李先生,两被告索要人民币12万元。当仔仔同意于2014年4月21日前往夹江县洽谈业务时,警方在酒店逮捕了两名被告。

夹江县法院判决,被告人李先生、陶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儿子,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公诉机关已对其提起公诉。李先生和陶子已经开始犯罪,但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失败了。这是贩卖儿童罪的未遂,可以减轻处罚。根据李先生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时不存在再次犯罪的危险,对其居住的社区也不存在重大不良影响,可以依法予以缓刑。故法院判决李先生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桃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7月24日,桃子被法院逮捕,关押在夹江县看守所。

9月9日,记者在李先生父母家见到了1岁8个月大的稀罕物。小家伙学会了走路,会说简单的话,和奶奶很亲近。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珍奇穿着干净的衣服,一直跑在前屋后面。珍奇的奶奶说,李先生不常回家,珍奇被老两口照顾了一年多。孩子们很听话,很少生病。

在此之前,除了桃妈联系的徐先生,他们并不知道李先生要卖孙子。稀有爷爷还打了38岁的李先生。最困扰稀有爷爷一家的是村民对自己的看法。媒体报道后,村民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李先生的家人。李先生的大儿子在高中的时候就计划去其他地方,因为他在学校受到同学的歧视。李先生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今年8月,服刑几周的桃子因肺结核取保候审回家治疗,处理好婚姻关系,正式与李先生领结婚证。目前,李先生已联系律师上诉,希望桃子也能获得缓刑。他说珍奇还很年轻,需要母亲的照顾。他希望法院能给他从轻处罚。

□律师声明

未能完成销售是一种犯罪

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表示,在这起事件中,李某夫妇以12万元的价格将人“送养”,显然是以收养的名义出卖自己的孩子。根据我国法律,任何人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自己的孩子,都应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根据《刑法》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法律规定情形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但法院认定李夫妇构成犯罪未遂,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犯罪未遂是指犯罪事实已经实施,但由于犯罪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其实质已经构成犯罪。虽然李夫妇没有完成儿子的生意,但他们已经犯了拐卖儿童罪。既遂和未遂是判断犯罪既遂形式的标准,而不是是否构成犯罪,只影响量刑。

渐江律师表示,中国法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都有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的权利和义务。为了解救被拐卖的儿童,仔仔通过一系列行动向有关部门报告了犯罪事实或嫌疑人。渐江认为这种行为应该得到承认和鼓励,并没有违反我国的相关法律。

渐江律师表示,今年2月,最高法院发布了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8个典型案例。此外,新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加大了对买卖被拐卖妇女儿童的处罚力度,即使没有实施虐待行为的,也要追究刑事责任。所有这些都反映了该国打击贩卖儿童的决心。至于前段时间呼吁对拐卖儿童判处死刑,反映了人民群众对拐卖儿童的深深仇恨,但作为法人,我们应该理性看待这个问题。统一判处死刑不符合法律的精神内涵。贩卖妇女和儿童由来已久,其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但是,惩罚不是万能的,单靠死刑并不能杜绝这种现象。

□志愿者对话

以对孩子最好的方式存钱

自2007年以来,仔仔一直关注流浪乞讨和贩卖儿童犯罪。八年的绑架经验使他成为自愿绑架的专家。

在拐卖过程中,仔仔发现很多被拐卖的儿童都能顺利取得正式出生证明并成功登记常住户口。一些拐卖组织甚至可以在户口所在地提供专门的“售后服务”。因为孩子有了新的户口,很难追查到这些被拐卖的孩子。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仔仔连续两年向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提出建议,希望规范新生儿档案制度,降低拐卖儿童的发生率。

京华时报:你为什么开始关注被拐儿童?

周雳岑: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从小家境贫寒,所以长大后喜欢帮助一些家境贫寒的孩子。2007年,我曾经在广州天河体育馆看到一个卖花的小孩。我的第一反应是孩子肯定是家里穷卖花,所以经常去那里买花,给孩子吃的。认识后,孩子告诉我,每天他卖花的钱都给了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大人。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他可能是被拐卖后被控制了。

京华时报:那你救了孩子?

仔仔:是的。我跟踪了那个控制孩子两个多月的大人,终于发现他们藏在哪里。然后,我向公安机关报案。四五个孩子同时获救。

京华时报:到目前为止,你救了多少孩子?

仔仔:从2013年开始我就没数过了。2013年统计约200个。

京华时报:为什么后来不算?

周雳岑:一开始救孩子是有虚荣心的。每次救孩子,都会认真记录下来,作为一种成就。后来我发现我能做的事情太少了,被救的孩子只是被拐孩子的一小部分,这种成就感消失了。相反,一种焦虑和抑郁的感觉产生了。那时候睡眠总是不好,没有心思去数。

京华时报:如果成就感消失,会不会导致你减少获救的孩子数量?

仔仔:我被拐卖8年了,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和人脉。如果我得到了贩卖人口的真实信息,大部分时间不用去现场,打几个电话就可以清楚地向公安机关报案。所以,现在救孩子对我来说不会占用太多精力。拯救儿童的行动从未停止。

京华时报:你现在的主要精力是什么?

仔仔:我现在的主要精力是研究诱拐儿童背后的原因。我认为只有限制原因,拐卖儿童的行为才会大大减少。因此,我向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加强户籍管理的建议。被拐卖的儿童不能去户籍地和学校上学,会降低购买者的兴趣。无法登记,也方便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儿童。

京华时报:你经常劝阻卖家买卖孩子吗?

仔仔:没有。在200多名儿童中,只有四五名是通过劝阻卖家获救的。救援方法大多是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

京华时报:那你为什么对李先生采取这种做法?

仔仔:因为李先生和桃子是孩子的亲生父母,如果两个人都进了监狱,肯定对孩子的成长不利。我们救孩子是为了帮助他们,所以我们应该为他们采取最好的方式。法律也是为了帮助人们,而不是惩罚他们。

京华时报:你亲生父母卖孩子的案例多吗?

仔仔:应该比大家想象的要多。根据我的经验,大约10%的1岁以下被拐儿童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

京华时报记者韩贾婷

返回冲突列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