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生死爆弹 粤警排爆专家销毁炸弹不少于3万枚 18年百余次直面生死

范文吧
发表于2021-11-25 19:48:56 归属于国际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36公斤的排爆服在身,迈出坚定的步伐,看着他的背影一步步往前,在场的战友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空气也似乎凝固,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直到他转身面向大家,淡定地一步步走出来,战友们才松了一口气。

这只是他当了18年警察,面对生死100多次最常见的场景之一。在他任职的30年里,他还主持销毁了不少于3万枚旧炸弹。他就是珠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罗胜彪,广东警界第一位工程部排爆专家,首届“南粤十佳卫士”。

罗胜彪正在爆破

生死一线:命常常被捏在别人手中

爆炸物处理是危险系数最高的职业之一,每一次爆炸物处理都是与死亡擦肩而过。

罗胜标告诉记者,自己离死神最近的一次,仅仅只隔三米、两秒。2003年,珠海山场拆迁,当地居民在一栋旧建筑物的楼板上发现了6枚旧手雷,后被确认是日军侵华时期遗留下来的。接到报警后,罗胜标安全地将6枚手雷转移到野外爆破销毁,其中5枚成功引爆,但第6枚,引燃引信后怎么也不响。在按规定等候15分钟后,罗胜标上前查看,就在离手雷只有三米时,一个念头突然闪过他的脑海,“要爆!”他潜意识地一蹲一趴,躲在身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不到2秒,“轰”的一声巨响,一块弹片从他下巴边擦皮而过。“因为不是亲手拆弹,穿的不是排爆服,这次如果再往前走一步,估计自己就报销了”,他边说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好是轻伤,没有破相。”

2001年12月14日,湛江、江门发生了一系列爆炸事件。事发后,省公安厅点名罗胜彪参与调查。

接到命令,罗胜标携带排爆器材火速赶往湛江。在迅速拆除一枚爆炸装置后,他又对案发现场20个炸点进行了细致勘查、取样,认定了犯罪分子使用的炸药成分,这一快速准确的判断为下一步的工作开展提供了充分的依据。

当晚11时,罗胜彪连夜搜查嫌疑人家中,终于在第二天凌晨在一辆摩托车的座椅下发现了三枚重约400克的炸弹和爆炸物。其中,两枚炸弹是水泥制成的,可以看到电缆和电线。另一枚炸弹暴露的电线连接到一台英国石油公司的机器上,这显然是一枚遥控炸弹。

罗胜标说,“处置遥控炸弹,从迈出第一步起,命就交到别人的手中”,此时如果BP机接到任何一个信息,都有可能被引爆,因此在业内拆除遥控炸弹也被公认为最危险。制定了排爆方案后,罗胜标在战友协助下将连接BP机的炸弹提起,凭经验确定了它的连接方式和内部结构,他小心翼翼地将炸弹运送到野外安全的地方并成功销毁。

在拆解两枚用水泥密封的炸弹时,他先成功地将一枚用水泥包装的炸弹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按照常规方法用水对炸弹进行炮击,准备拆解炸弹并检查其结构。但我没想到的是,水炮的威力太大,直接导致了炸弹的爆炸,无法弄清其内部的详细结构。然后,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新方法:用一个雷管引爆10克炸药,引爆另一枚炸弹的水泥表面,找出结构,获取证据。就这样,经过20多个小时的紧张工作,罗胜彪终于顺利完成了所有的排爆任务。

胆大心细:从工兵到排爆专家

1987年,18岁的罗胜标应征入伍,告别家乡广东兴宁,来到广西。新兵经过训练后,他被指派为工程师。他从小就喜欢拆卸和组装物品。现在,他整天面对各种地雷和炸弹,很快就着迷了。按照要求,当一个工程师有三个月考核期的时候,他的同志每天都在想着探雷、布雷、扫雷、挖雷。三个月过去了,如果真的地雷挖不出来,士兵就要单独分配,不能当工程师。

罗胜标呷了一口茶,有些自豪地说,“我干这行,可能有些天赋”。30年前自己第一次挖雷的经历,至今历历在目:因为定位不精确,刚一碰上面的土,“轰”的一声,地面冒出一阵烟雾,他被吓出一身冷汗,“炸了,不过是假雷”。“胆大、心细,我们的胆都是被一个个‘诈弹’给‘炸’出来的”,“一开始不可能给你挖真雷,都是假的,但不会告诉你。”他说,每个地雷底下都安装了“诡计”,只有从雷旁边挖坑,“见缝插针”先拆除“诡计”,才会成功。经历几次失败后,仅仅一个月他就能成功挖雷,但为了安全起见,教官还没有放真雷,直到第二个月底有一天教官告诉他,这次挖的是真雷,而且他是全师新兵第一个成功挖真雷的。

这一成就使他对拆弹更感兴趣。他急切地吸收了各种扫雷、拆弹知识,很快他的专业技能和理论水平在全师首屈一指。1990年考入长沙工程学院工程专业。毕业后回到广东,分配到省军区珠海警备区。他是当时省军区唯一的工科专业。1997年5月,省军区在计划销毁数万枚退役地雷、弹药筒和炸弹时,任命这位初出茅庐的“工程师”为爆炸物处置小组组长,他在3个月内主持销毁了1万多枚不同型号、不同国家标准的炸弹。

1999年,适逢澳门即将回归,由于安保需要,珠海市公安局看上了罗胜标,把他从珠海警备区借调到市公安局,自此他就没再离开过公安战线一步,成了广东警界第一个工兵科班出身的排爆专家。

1999年10月24日晚,珠海五月花餐厅发生爆炸。案发之初,专案组束手无策。是瓦斯爆炸还是炸弹爆炸?专案组无法下结论,但这直接决定了案件侦破的方向,于是罗胜彪走了出去。

他仔细辨别被炸烂的每一张桌椅,得出的结论是炸弹爆炸。“气体爆炸和炸药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是不一样的,普通的警察看不出来,但对于我这种受过严格专业训练的人来说并不是难事!”果真,随后警方在爆炸现场仔细搜索,终于发现了爆炸装置残留物。这些重要证据为侦破该案确定了正确的侦查方向,同时还为该案与其他两市曾发生的爆炸案进行串并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他第一次试水就下了很大的功夫,这让领导和同事们都把他当成了新的“工程师”,这也坚定了珠海公安留住他的决心。2000年,罗胜标正式调任珠海市公安局。

不忍亲忧:母亲至死不知儿子职业

从事这个高度危险的职业,罗胜标虽然有坚定的信念,但还是担心家人不接受。

他对父母谎称自己只是一名技术员。直到2007年,罗胜标的名声越来越大,老家兴宁有邻居拿了一份报道罗胜标的报纸跑到他家,对他父亲说你儿子出名了。父亲这才知道他是从事排爆工作,而他的母亲在2006年就去世了,至死都以为儿子只是一名普通技术员。

罗胜彪说,排爆是危险的,但预防事故的责任更大。仅珠海、中国航展、首届金砖国家会议、杭州G20峰会等各种重大活动,安检一般每年130-150次。他呆了十天半,只有杭州G20峰会,在车站呆了38天。还有一些重要的安全,有保密的需要,也不可能和外界联系。就连他的妻子也常常不知道他的下落。

儿子出生时难产,妻子在广州住院,正好赶上航展,罗胜标无法去病房里看上一眼,直到一周后,母子顺利出院回到珠海,航展也结束了,他才见上儿子一面。尽管有过许多遗憾,但一家人的感情依旧很和睦,儿子也很崇拜爸爸。有一次罗胜标的儿子被他们班主任追着问“你爸是拆弹专家啊?”放学后,他满脸自豪地对罗胜标说:“爸,你真了不起!”

作为中国顶尖的拆弹部队,罗胜彪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培养年轻人。除了繁忙的工作之外,他还带着弟子们琢磨各种新的爆炸装置。

人物档案

珠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罗胜彪。当了近18年的警察后,他担任主要爆炸物处理员,清除了100多个爆炸装置,参与了190多起爆炸相关案件的处置和36个爆炸地点的调查。曾获“全国模范军队转业干部”“粤南十大卫士”“珠海市十大优秀青年”“广东省人民满意公务员”“珠海市机关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返回国际列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