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最好的时光遇见你 致敬我的中师岁月: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你

范文吧
发表于2021-09-12 19:55:29 归属于国内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原标题:为明天干杯,为过去干杯,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你,向我当中学老师的岁月致敬

最近看了一部电影《好老师》,去了一个上学的地方,重访了十年前毕业的聚集地,唤醒了我的过去,软化了窗户。

可能也和这个季节有关,不太热也不太冷,而且生活太慢,所以怀旧的念头已经去了很多。但其实我知道,回忆过去不值得炫耀。毕竟,我们不能总是重温过去。我们应该在今天和明天过上更好的生活。

一个

二十一年过去了,回头看,确实有太多的感触。去年,大家聚会20年后,回到了相守三年的学校,感叹操场曾经以为那么小,曾经以为是我的一辈子。现在看来,这只是人生短暂的一刻。

没错,这是一个短暂的瞬间,短到今天,我们觉得路很长,但只需要一个多小时;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它了,但它似乎每隔一天。昔日的教室、礼堂、宿舍还在,老师们的笑容和面孔还在,熟悉的和不熟悉的还在眼前。时间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在这个同学圈子里,总有太多深刻的感情,太多冷暖的感情。三天来,两个负责人一直把他们睡在一起的日子视为一生的感激。有的人坐高铁来回飞了三四天,只喝了一杯。有些人似乎默默地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呼吁永远不要在服务区。

当我们深深相遇时,总会有不完美的遗憾。我们总是期待着幸福的画面,总是梦想着回到昨天的纯真,总是信任着感情的传递,总是期待着热情的广泛辐射。总有相思牵挂,总有太多被岁月隔离的无情变故。

彼此相距甚远,路途遥远。其实我们都知道,重逢永远是最好的憧憬,我们也知道,重逢后的别离并不像相思那么长久。

时间是一把尺子,衡量每个人旅程的长度,也衡量我们的生活态度。我们在一起的三年,可能是你永远无法割舍的记忆,也可能是你痛心疾首后的坚定,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这只是人生漫漫长路上的一小段时间,无法激起太多的波澜。你可能有你死我活的友谊,或者像一盏路灯,你可能照亮了那段旅程,我们永远不会回头。

时间宽恕我的平凡,驱散困惑。所以我们对相遇有了新的定义,那就是珍惜和祝福。每一次,我都告别见面,再次相聚,明明知道自己心里没有多少信心。毕竟,生活必须回到我过去的轨道。下次,我们可能要等到下一次。

2

我经常说我回不去了。24年前,我们从湖北、河南和江西聚集在这里。全班大约有50名学生,有不同口音和各种生活习惯的男女。例如,有些人喜欢面食,有些人喜欢米饭。

师范学校的生活,其实就是人生的成长。比如刚进学校的时候,我们很老实,大二的时候出去翻墙吃四川牛肉面的时候,我们还忍住想吐的感觉,塞了一辈子都不想吃的包子,在家里喝粥,这里叫粥的米糊。

等他们熟悉了,大家都会更会玩,基本上不会进食堂门。学校门口的四川老两口是最好的搭档,比如油浸茄子,宽面唱馆的啤酒。吃泡面吐的时候,在河对岸租房子,有了自己的另一个世界。还有一些人开始做小生意,比如卖袜子给男女宿舍,还有一些人靠给女生打井打水为生。想想那个时候,如果你做快递和外卖,现在绝对是大事。

十七八岁可能是最好的时候,一切都在发呆。比如第一次看到激光视频,满脸通红,带着坏笑去宿舍大声讨论;从来不敢直视女生,然后大胆地牵着舞台上女伴的手;从宿舍里,我惊讶地告诉一个去操场上上晚自习的人,然后大方地介绍给我的室友,新来的小朋友,这是我的小伙伴,以后大家要好好照顾。

一封情书可能会藏很久。说到毕业年鉴,一个接一个都是豪迈的,深情的,或者是藏着感情的,让人感到激动。突然发现,这三年来,他们真的错过了很多,错过了等待,错过了明天的思考。当我突然毕业离开的时候,有一种遗憾,永远不会太晚。

中午骗门卫,周末出去吃炒菜,看视频,在烟厂洗澡,解除疥疮难以忍受的痛苦,在中山街闲逛,在火车站数车,打台球,打篮球,在街上找走失的同学,去中华山,三潭春游,坐在114湖边让风继续吹。那时候,每天晚上自习结束后,夜校里发生的一切。平时和刘一起去篮球场附近的双杠练习仰卧起坐,相当于现在的步行锻炼。二十年过去了,刘的身材还是那么好,我却已经膨胀了N倍。

当然,也有严肃的娱乐活动。比如参加课外活动。与许多学校的课外活动相比,师范学校做得很好。比如每周三,大家一起吹单簧管,一起唱歌。最受欢迎的是《友谊地久天长》。合唱中有校歌和“红星歌曲”。时至今日,家乡的书柜依然珍藏着当时的油印歌曲。

保持善良促使我成长,所以从北到南的路不再漫长。三年来的学习经历其实是在快乐中进行的,至今难忘的老师太多了。

刚到学校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初中学习的基础,上课和作业都很认真。大胡子班主任孙柏琦非常严格。他通常不苟言笑。他教物理有一套方法,对我们的作业有严格的要求。他和我们在一起三年了,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毕业照期间,他还和他合影,至今已经变黄了,但依然很有纪念意义。在去年的晚会上,碰巧他去了武汉,真的很想他。

年级主任是邹守存,数学很好。从收藏、组合到极限,虽然现在已经记不太多,但它光洁的脸庞和永远帅气的身材总给人一种永不老去的感觉。听说师范学校撤后,我去武汉学习。

还有一个心理学老师,一个长辈,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她非常严格,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好老师。当时他是整个总师班的心理学老师,所以经常在综合大楼讲课,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学演讲家,在当时很受敬佩。

要说有一些老师上师范的时候感觉特别牛逼,比如去上哲学的杜志新,从来不看书,不看教案,就能喷溅口水讲一节课,把这枯燥的理论课讲得非常生动。

还有一位书法老师,本名齐,好像有个笔名,叫岐山,给人一种真正大师的感觉。书法也超级厉害,带了很多徒弟,很优秀。我后悔当时真的很穷,不然我现在也不会拿着键盘讨饭了。

音乐学院毕业的钢琴老师魏辉,有一次看到我在音乐楼里没有专心练琴,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直到那时,我才明白蝌蚪的含义,学会了演奏《献给爱丽丝》。

还有生物的叶平元,文选的郭老师,化学的黄再新,几何的老师,给我们留下了太久的深刻印象,也让我们真正学到了一些东西,比如各种技能。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思潮,就是回归师范学校教育的模式。毕竟,从现在开始,大学毕业生并不能真正胜任农村基础教育。要么心高,对农村教育忠诚度不高,要么眼低,研究生教不好小学生是常事。在这方面,师范学校教育真的可以说是中国师范教育的典范。

首先,对于一些文化课的教学,自陶行知创办农村简易师范学校以来,中等师范学校都有自己的教材,师资非常严格。如果期末考试不及格,就要补考,也有没有完成学业,最后没有毕业的。

其次,在素质培养方面,学校特别注重学生各方面的全面发展,比如各种社团活动如火如荼,文艺社、广播电台、书画社、音乐团、合唱团、舞蹈、普通话、三字文等等。每次课外活动或周末,学习和娱乐生活都很丰富多彩。学校的阅览室里有各种出版物,礼堂里每周都有一部电影。

当然定向培训老师的专业设置教会了我们如何上课,如何写教案,老师还专门教我们如何制作幻灯片,如何在透明的玻璃纸上上色。虽然现在有投影仪了,但是电教在当时可以说是非常流行的,上班后就成了一种炫耀的技能。毕业前夕,我们被安排去学校实习,体验了一两个月当老师的神圣与美好。

另一方面,与现行的教师补充制度相比,高校师范生很少,教师技能也没有必要的培训。申请乡村学校教师的大部分是二、三级甚至非教师。临时突击一两个月,考个教师资格证,突击培训一段时间,然后通过一个很浅的面试,成为一名中小学教师。

虽然学历比我们那个时候高,甚至还有研究生,但是眼光还是差了一些,有些粉丝写不好。课堂上没有办法理解教案设计和一些环节,无法专心教学。另外,信息社会发展太快,诱惑多,职业幸福感更不用说,所以他们对基础教育的忠诚度差很多。辞职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做法。这可能是很多教育专家呼吁回归师范学校教育的重要原因。

我一直在等,但你没来。在这个传统文化长期被渗透的国家,聚会既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习俗。我们把它解释为人性。从激情,到冷静,再到感情,可能会有太多的理由聚在一起,或者只是想什么时候聚就什么时候聚。回想起来,从小学、初中再到师范生的聚会,我也参加过一些会议。总结起来有三个阶段:刚开始参加的人比较多,AA制,毕竟相处三年不容易,大家还是很想念对方,聚会也比较怀旧,比如曾经喜欢上某个女生或者男生,重访美女,然后聊到现在在哪工作等等,最后吹嘘。

经过十年的聚会,大家通常都会结婚生子,或者嫁个老公,大部分也都有孩子。参加聚会的时候,要么是心里有点猫腻,会有暧昧什么的,要么是厌倦了家庭琐事,可以透透气,当然做得也不错。借此机会露脸也很和谐。

20年过去了,时间就像一把杀猪刀,磨砺了很多。比如有些暧昧的心已经变得无趣,有些加入乐趣的心也没了。房子、车子、孩子、年迈的父母,都让中年显得太油腻。同学聚会,安静多了,酒也不像十年前那么硬了,甚至过着提前用保温杯泡枸杞的生活。聚一聚,聊聊天,八卦一下,等到第二天,我们还要回去,还有很多跑来跑去的等待。

大多数时候,大多数人不喜欢聚会。在中国人的心理中,高调和孤独不可能总是在同一个房间里相处。背上所有的梦想和思念,脸上所有的妆容,没有人记得你的样子,所有的人都是吵吵闹闹,爱吹牛,暧昧不清,还有一个人安静的喝酒,玩手机。你以为可以好好聊一聊,却发现是一个很奢侈的愿望,于是聚会变成了一个圈子,时间长了就没意思了。

所以聚会不再是协议,所以说出来就来了,说出来就更随意了。开车,走到以前来来去去的边界,突然错过就走了。没想到大家都突然来了,让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回来的路上我想了很多。也许这样的场景会越来越少。从当年的纪念词记忆中,我们不愿意诉说曾经的相遇。岁月的沉淀让我们越来越克制,让我们的心越来越硬。

生活就是这样。不可能每天都惊天动地,感人至深。感情只能静静地躺在某个角落。到了一定的时候,突然矫情一下就可以了。毕竟每天都有新的生活,新的压力,新的动力。曾经红极一时的微信群、QQ群沉寂已久,成了发布各种赞、拉票或筹集水滴的集散地。

时间其实很奇妙,不仅见证了我们每个人的成长,也拉长了我们的记忆。很多年过去了,回过头来看,所谓的同学朋友就像是过了筛子,能聊上很多年,保持联系的人也不多了。从最初的担忧到最后的释放,年龄和情绪,以及冰冷的现实都在起作用。

很多年后,大家相距甚远,从最初的血缘约定到最后的老阎。有的回到家乡当乡村教师,有的从政,有的经商,有的至今仍在流浪。有领导人和不知名的平民;沪指和深指有起有落,学生的成功也有享受职业的乐趣;有幸福的双胞胎,也有离婚再婚的。生活让每个人的生活都充满个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找到自己的人生。2003年6月,最后一批师范生毕业,中等师范学校成为历史,注定让我们独树一帜,没有抱怨也没有太多感触。相遇有快乐,不相遇有自由。也许清醒的人是最荒谬的。

举起手中的酒,为明天干杯,为过去干杯。每个人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虽然他从来不相信所谓的高山流水,但为什么不暂时忘记人生苦短呢?

三年过去了,但我们还有很多年。最好的年龄,最好的时光,我们曾经相遇,这是最好的纪念。

返回国内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