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史

钱镠 钱镠贩运私盐的时候正是唐朝末期,这个时候的私盐贩子不可小觑

范文吧
发表于2022-02-18 12:12:14 归属于军史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钱镠贩运私盐的时候正是唐朝末期,这个时候的私盐贩子不可小觑

混乱的五代十国时期的吴越国,就是由一个叫钱镠的私盐贩子开创的。钱镠,字具美,出生于临安钱坞垅一户以打渔为生的渔民家庭,父亲钱宽,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渔民。钱镠出生时其父正巧外出,邻居急急忙忙找到他,说:“刚才从你们家后舍,传出刀剑之声,莫不是出了什么事?”钱宽大步赶回家,此时钱镠已经落地。史书上记载:钱镠出生时,红光满室,伴有兵马之声。钱宽认为这是不祥之兆,欲将他弃于井中,但被阿婆拦阻。因此,钱镠得小名“婆留”,这口井后来被称作“婆留井”。如今遗迹尚在,位于临安城东南三里的功臣山南菜地中,石质井圈,八角形,径约一点二米,深约五米。钱镠这个名字是他长大后取的,去掉“婆”字,以同音“镠”字替代“留”字。

欧阳修所著《新五代史》说他“及壮,无赖,不喜事生业,以贩盐为盗。”钱镠是不是无赖,暂且不去管他,这里单说他“以贩盐为盗”,却是非同寻常,钱镠贩运私盐的时候正是唐朝末期,这个时候的私盐贩子不可小觑。不少当时的风云人物,如王仙芝、黄巢、王建、朱瑄、钱镠等原先都是私盐贩子,一大批野心勃勃的私盐贩子集中在这个时候登台亮相,也绝非偶然。

中国几千年来绝大部分时间内,盐业是由官方专卖的。唐朝末期为财政需要,无限制提高盐价,盐的零售价格要高于产地价格十几倍乃至几十倍。盐价虚高,偷贩私盐的利润极为丰厚,于是,私盐贩子队伍急剧扩大。虽然政府严禁私人贩盐,对私盐贩处以重刑甚至极刑。但由于私运有非常可观的利润,铤而走险者仍大批涌现。他们组成武装,“多结群党,兼持兵仗劫盗及贩卖私盐”。其中头脑敏锐,处事干练,有号召力者就成为私盐贩运的领袖人物。钱镠就是其中的一位,史书上称,钱镠自小就具有非凡的组织、指挥能力“幼时与群儿戏木下,镠坐大石指麾群儿为队伍,号令颇有法,群儿皆惮之。”

临安县许多青壮年都愿意跟随钱镠,县录事钟起有几个儿子,也都跟随钱镠。钟起大怒,不许儿子与钱镠为伍。这些儿子不买老爹的账,偷偷溜出去,依然跟着钱镠一起外出贩盐。

这时,有位豫章术士找上门来。术士认为东南方向的牛宿和斗宿间有王者之气,而牛宿和斗宿对应地下为钱塘地界,于是他不辞辛苦追寻而来;到了钱塘后,经占卜,发现王气在临安;来到临安后,术士以相法隐于市中,阴求其人。江西术士和钟起原来有些交情,他私下对钟起说:“此地有贵人,但我在县城中已经寻访多时,还是不见踪迹,看钟君的相也可算贵了,但与真正的贵人相比,还是差之甚远。”

由是,钟起置办酒席,将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请来,让江西术士暗中一一观察,术士认为皆有差距,不足以当贵人之相。一日术士路过钟起家,正巧钱镠也从外进门,见了钟起,返身而走。术士一见钱镠,大惊而言:“此真贵人也!”钟起大笑,说道:“先生莫要看走了眼,这算什么贵人?这是我家隔壁姓钱的小子。”术士回答:“不差不差,正是这位。”术士召来钱镠,仔细端详了一番,对钟起说:“君之贵者,因此人也。”又对钱镠说:“子骨法非常,愿自爱。”术士说完,向钟起告辞:“我寻访贵人,没有什么欲望,只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相术而已”。第二天,江西术士飘然而去。从此,钟起放心地让儿子们跟从钱镠,还不时拿出钱财周济钱镠。

钱镠起事后,屡战屡胜,先是依附石鉴镇将董昌,击败作乱的浙西裨将王郢;又以少胜多击败了骚扰浙东的黄巢军;接着又消灭了不肯奉诏的越州观察使刘汉宏。当唐昭宗乾宁二年董昌自立为帝后,钱镠又奉朝廷诏令,率领本部人马征讨董昌,并将董昌诛灭。至此,吴越之地为钱镠尽有。

光化三年,钱镠将镇海军移镇杭州。不久,唐昭宗加钱镠为检校太师,将他的画像挂在凌烟阁上,并将他的家乡改为衣锦城。天复二年,钱镠被封为越王。

天祐元年,钱镠请求朝廷册封其为吴越王,朝廷没有同意。后来,在朱温的斡旋下,钱镠被改封为吴王。

开平元年,朱温废唐称帝,建立后梁,并封钱镠为吴越王兼淮南节度使。吴越官员都劝钱镠不要接受梁朝册封,罗隐更认为应兴兵讨伐朱温,钱镠却接受了梁朝的册封。

钱氏占据吴越之地,其领土共有一军十三州:即安国衣锦军,杭州,越州,湖州,温州,台州,明州,处州,衢州,婺州,睦州,苏州,还有新置的秀州和后占的福州,以杭州为首府。吴越王国的全部范围包括今天的浙江和江苏南部及福建北部一带,都是鱼米之乡,为当时中国最富庶的地区之一。

返回军史列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