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

追奴 路上的美国史︱地下铁路:黑奴的逃亡史

范文吧
发表于2021-11-25 20:07:30 归属于时政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南北战争是美国历史的重要转折点,这场战争中,美国以极为惨痛的代价,最终维护了联邦的统一。南北战争的爆发,原因颇多,涉及到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多个方面,而其中南方的蓄奴和北方的废奴之争,无疑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南北战争期间的总统亚伯拉罕·林肯被视作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不仅因为他阻止了国家的分裂,还因为他至少从法律上解放了南方的黑奴。

然而,在林肯之前,美国废除奴隶制的进程实际上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从19世纪初到南北战争,很多人秘密解救南方种植园的奴隶,把他们从南方各州带到北方的自由州,甚至是不允许奴隶制的英属加拿大殖民地。这些被解救的奴隶北上的路线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地下铁路”。

南方、北方和奴隶制

所谓地下铁路并不是真正的地下,也不是铁路,而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它是19世纪南方奴隶在同情者和废奴主义者的帮助下,从南方蓄奴州逃到北方自由州的一系列公路网的总称,包括铁路、公路和水路。这里的“地下”是指这些路径的隐秘性,之所以称之为铁路,是因为这个时代也对应着铁路大发展的时代。废奴主义者认为,这一系列道路的功能不亚于铁路,可以使人们每天行驶数百英里。

 地下铁路虽然路径众多,但最主要的有三条:西线是从新奥尔良、小石城和莫比尔等地出发,沿着密西西比河北上,抵达五大湖地区,并可通向英属的安大略地区;东线是从佛罗里达、亚特兰大等地出发,沿着阿巴拉契亚山北上,最终抵达费城和纽约,并进而联通英属的魁北克地区;海路则是从萨凡纳、查尔斯顿等南方沿海城市出发,从海上抵达纽约和波士顿等北方港口。

 

19世纪50年代地下铁路示意图

在美国建国之初,北方各州先后立法废除了奴隶制,南方各州奴隶向北出逃的事情层出不穷,这对以大庄园经济为主、需要大量奴隶在蔗糖和烟草种植园劳动的南方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于是在1793年,美国出台了《逃亡奴隶追缉法》,此法规定奴隶主有权跨州追缉逃亡的奴隶,而且这些奴隶主可以在当地法院确定该奴隶的所有权之前,就把奴隶带回庄园去。这条看似不人道的法律,实际上是得到了《宪法》的支持的。《宪法》第四条有规定:“凡根据一州之法律,应在该州服劳役或服刑者,若逃到另一州,不得因另一州之任何法律或条例,解除其刑役,而另一州应依照该人逃离的州之要求,将人归还至逃离的州。”这条法律本来是针对那些犯有包括叛国罪在内的重罪的罪犯的,但到了这里却被奴隶主及支持南方的政客们所利用,制定出了《逃亡奴隶追缉法》。

这项法律的公布确实对防止奴隶逃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第一,奴隶主可以在奴隶逃跑后狩猎,这样他们就可以毫不留情地从北方自由州带回逃跑的奴隶;第二,奴隶们也知道,即使逃跑了,也很有可能被抓回来,所以试图逃跑的人更少了。1806年,由于古巴和其他加勒比岛屿糖业和烟草业的兴起,美国南部的种植园受到打击,奴隶的作用下降。杰斐逊总统借此机会提出了一项禁止从其他国家进口奴隶的法律,并通过了这项法律。奴隶制似乎要结束了。不幸的是,由于欧洲纺纱机的大规模生产,对棉花的需求增加了,因此美国南部的农场已经开始重新种植棉花。与糖和烟草相比,棉花对劳动力的需求更大,因此黑人奴隶的作用再次上升。结果,杰弗逊定律几乎变成了一张纸空,没有得到很好的遵守。

 

在南方种植园工作的黑人奴隶

奴隶主把奴隶当做私人财产的行径,让很多北方人不满,他们开始呼吁要解放奴隶、废除奴隶制。这些北方人中,不排除有部分是真的同情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黑奴,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呼吁解放奴隶的主要原因,并没有那么高尚,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19世纪20年代,随着一系列铁路和运河的开通,美国中西部和新英格兰开始大规模工业化,新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工业区蓬勃发展。对于工厂来说,廉价的免费劳动力是非常必要的。虽然有来自欧洲的新移民,他们填补了工厂的职位空,但他们仍然不能满足快速工业化过程中对劳动力的需求。因此,北方人想到了在南方种植园工作的奴隶。一旦这些奴隶获得解放,他们将成为数百万自由劳动者,这必将在工业化进程中发挥积极作用。为什么工厂不能养奴隶?因为我买不起。当时,美国工业还处于起步阶段,资本很少,奴隶价格很高。南北战争前夕,南方一个黑人奴隶的价格基本等于买下密西西比河以西80平方公里土地的价格,工厂买不起。同时,大量黑人留在庄园当奴隶,严重降低了北方商品在南方的潜在消费市场。在这些利益的驱使下,废奴主义开始在北美兴起。

19世纪20年代北方的工厂

调和矛盾的尝试:密苏里妥协案

除了经济原因,北方人在呼吁废除奴隶制时也有政治考虑。在西进运动中,许多以前的荒野地区变成了农田和牧场。西进运动中,除了普通的农民和淘金者,后期跟随的大多是需要大量土地的南方庄园主。这些地主把奴隶制带到了西方。当时的法律规定,如果一个地区达到一定的人口数量,就可以申请建州加入联邦。如果允许南方奴隶主在西进运动中发挥主导作用,不久就会出现一系列新的蓄奴州,这必然会冲淡北方自由州在国会中的分量。为了阻止这一天的到来,许多北方人都叫嚣着要废除不道德的奴隶制。

在最初的时候,北方的声音并不占优势,经常被迫和南方妥协。比如在1819年,美国的蓄奴州和自由州各有11个,正好能在国会平衡,但到了1820年,密苏里达到了条件加入联邦,成为一个蓄奴州,平衡被打破。为了再度平衡双方的势力,位于北方的马萨诸塞州被肢解,分裂出了一个新的缅因州。同时,双方达成共识,除了现有州以外,今后在北纬36.5度线以北,不可以存在奴隶制。这就是所谓的密苏里妥协案。

密苏里妥协方案示意图

 “地下铁路”的诞生 

虽然密苏里妥协暂时缓和了双方的矛盾,但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遵守。1820年妥协后,尽管有这个协议,南方还是取得了许多轻率的进展。最著名的是《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该法案使得奴隶制公开打破北纬36.5度的限制:1854年,堪萨斯州申请加入联邦。这个地区在北纬36.5度以北,应该是自由州。然而,在一些南方人的调解下,堪萨斯州最终通过内部投票决定是成为自由州还是奴隶州。为了争夺堪萨斯州,南北双方都派了大量的人到堪萨斯州抢夺领土,最终导致了流血冲突。

堪萨斯州的暴力冲突被称为“血腥堪萨斯事件”

其实在1820年密苏里妥协案之后不久,由于南方的激进,北方的废奴主义者就意识到,仅仅喊口号是无法阻止奴隶制的继续存在甚至向北扩张的,而且国会也是靠不住的。要想打败奴隶制,就必须干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因此,一些废奴主义者就从奴隶制最核心的成分——黑奴——入手了:他们潜入南方,去直接解救黑奴,想以此来瓦解奴隶制。地下铁路就这样发展了起来。

起初,在地铁上,黑人小规模逃离。在废奴主义者的掩护下,一群黑人逃到北方的自由州,受到保护,成为宣传工具。比如废奴主义者为这些逃跑的奴隶编了很多精彩的故事,包括他们如何勇敢机智地逃脱奴隶主的追捕,如何仅靠北极星找到逃跑的方向,如何九死一生地翻山越岭。废奴主义者甚至找人为这些逃亡的奴隶写自传,销往全国各地,用这些故事为逃亡的奴隶赢得更多的同情和支持。

在这一番宣传下,更多的人开始同情并帮助这些黑奴,其中有两种人居多,一种是以贵格会、卫斯理会和长老会为代表的崇尚平等和睦的教派,另一种是历次清洗后幸存在东部的原住民或有原住民血统的人。宗教教派慈悲为怀,而原住民则是同病相怜,他们纷纷投入了解放黑人的运动中。他们中的很多人潜入南方,冒着各种危险去解救黑人,地下铁路开始逐渐壮大。当越来越多的黑奴成功逃亡到北方之后,工业区的工厂主们也体会到了这些新来的廉价劳动力的好处,于是也加入到了废奴运动中来,在地下铁路沿线成规模地掩护逃亡的黑人。在成百上千的工厂加入行动之后,一个成熟而壮大的地下结社形成了,而地下铁路也有了一个发达的路径网络。

当时铁路大发展的时候,参加地下铁路的废奴主义者和在地下铁路上逃亡的奴隶都把铁路作为暗号。比如他们的接头叫“站”,接头负责人叫“站长”,住所叫“仓库”,奴隶叫“乘客”,提供资金的叫“股东”,庄园里负责联系奴隶和组织逃跑的叫“代理人”。此外,根据《圣经》,他们在美国北部的目的地被称为“福音之地”,而加拿大则是“应许之地”,即《出埃及记》中摩西带领犹太人的地方。俄亥俄河是南北重要的界河,被称为约旦河,象征着自由。

俄亥俄河是南北之间重要的自然分界线

逃离北方的黑人奴隶

在地下铁路极盛之际,每年有上千名奴隶成功地逃到了北方。奴隶们基本是几个人一行,昼伏夜出,乘坐北方人提供的马车、船只或火车北上。在和南方奴隶主以及南北各州警察的周旋中,还发生过很多传奇般的故事。比如,贵格会信徒勒维·科芬凭一己之力救出了超过两千名奴隶;一位叫塔布曼女士前后13次深入南方拯救黑奴,后来因为这些经验,南北战争时被美军派为卧底,安插到南方军中;而被称为“地下铁路之父”的黑人斯提尔,发明了一整套灵活多变的暗号,多次利用暗号中的误导性信息,把前去堵截逃奴的奴隶主和警察们耍得团团转。

奴隶主的反击

地下铁路的兴起对南方奴隶主的打击非常大。这些打击不仅仅是黑奴的损失。实际上,通过地下铁路逃走的黑奴人数,和黑奴的总数比起来,还是相当有限的。然而,从法律上来说,地下铁路是在剥夺南方人的私人财产,是违法的,并且还威胁到了南方奴隶制的地位,因此南方人出离愤怒。他们展开了反击,根据《逃亡奴隶追缉法》,深入北方以暴力手段抓捕逃走的奴隶。收钱替人抓捕逃奴的奴隶猎人也由此出现。

这个有争议的事件发生在1842年。今年,马里兰州的一个奴隶主对他的奴隶逃跑感到非常愤怒,他雇佣了一个名叫爱德华·普拉格的奴隶猎人来抓他逃跑的奴隶。他们在宾夕法尼亚州这个自由州强行抓走了几个自称是逃亡奴隶的黑人,把他们拖回了马里兰州的庄园。然而,事实上,这些黑人以前是自由人,有些甚至出生在宾夕法尼亚州,根本不是奴隶。宾夕法尼亚州在得知真相后进行了干预,并逮捕了留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普雷格尔。州法院裁定praeger犯有贩卖人口罪,并命令他立即释放。

普雷格不服判决,将宾夕法尼亚的州法院告到了联邦法院。这就是着名的普雷格诉宾夕法尼亚案。普雷格坚称,自己抓黑人是受到马里兰人的委托,而马里兰人抓逃走的黑奴是合法的。根据《逃亡奴隶追缉法》,在判定黑人归属权之前,马里兰人就有权力将黑人带回去。废奴主义者纷纷对普雷格及马里兰州发起了抗议,要求释放被抓的黑人,然而最高法院的判决却让这些人大失所望:普雷格和马里兰人无罪,宾夕法尼亚州法院违宪。

做出关键裁决的约瑟·斯托里法官实际上是一个废奴主义者,但他选择在法律面前维护宪法

这件事在一向崇尚自由平等的宾夕法尼亚闹得满城风雨,对最高法院不满之声很快就传遍了北方各个自由州。然而南方的蓄奴州也不满意,因为最高法院同时也宣布,以后北方自由州的官方机构可以不协助南方奴隶主去追捕逃奴。最高法院这一裁决,看似是想一碗水端平,尽量两边不得罪,实际上是两边都得罪了。于是这件事持续发酵,愈演愈烈,地下铁路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奴隶主和奴隶猎人的围追堵截下,很多路径变得不再安全。有的黑奴甚至改变方向,向南逃往墨西哥、巴哈马和古巴,以寻求庇护。

在南方奴隶主的压力下,国会于1850年通过了新的逃亡奴隶法。这项法律是1850年妥协的附加产物。1850年的妥协可以看作是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的前奏。美国在美墨战争中击败墨西哥,获得大片领土后,在新的领土上展开了废奴斗争。在一些国会议员的斡旋下,南北双方再次达成妥协:加州作为自由州加入联邦,犹他州和新墨西哥州的制度由他们自己决定,华盛顿特区废除了奴隶贸易,但北方各州应该加大搜寻和遣返逃亡奴隶的力度。最后一条体现在逃亡奴隶法中。

南方奴隶主张贴的追奴启事

“只有流血牺牲,才能让罪恶得到根除”

此时南北矛盾不可调和,这种妥协只是延缓了美国陷入分裂动荡的时间。诞生于妥协的《逃亡奴隶法》规定,南方白人可以在没有任何其他证据的情况下,声称黑人是逃离家庭的奴隶;北方的政府机构必须与南方合作猎杀奴隶;黑人几乎没有权利识别自己的自由身份;奴隶逃跑后,在自由州出生的后代也将作为奴隶被带回庄园。一些不愿惹事生非的北方城市也出台了地方政策,禁止为外来黑人提供庇护。

如此一来,南方人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北方抓捕黑人,不光是逃走的奴隶,连本来就是自由人的黑人也被他们掳去不少。这期间发生了很多悲剧,比如肯塔基州的一个黑奴母亲,带着几个孩子通过地下铁路北逃,在俄亥俄州南部被捕,将要被转交给追来的奴隶主。她不愿意自己和孩子们再次沦为奴隶,便决定杀掉孩子之后自杀。但是她杀掉第一个孩子之后,就被警察按住了,结果以杀人罪被捕,后来被拍卖;而她剩下的孩子们则被交给了奴隶主,不想在返回肯塔基的途中,船只在俄亥俄河上意外沉没,她的孩子们全都被淹死了。

奴隶猎人抓逃跑的奴隶

这部恶法引起了北方人的愤怒,名着《汤姆叔叔的小屋》便是以此为背景而写作的。这部法律让黑人北逃变得愈发困难,逃亡的黑人们也变少了,地下铁路从此开始衰落。于是,南方人便有了一种他们战胜了北方的错觉,开始低估北方的实力和维护统一的决心,以南卡罗来纳为代表的一些南方州开始叫嚣州法大于联邦,分裂主义出现,南北走到了决裂的边缘。

北方人最后一次试图拯救奴隶是在1859年。那一年,来自康涅狄格州的废奴主义激进分子约翰·布朗来到南方的弗吉尼亚州,计划一次性带着弗吉尼亚州所有的奴隶逃跑。这次叛乱就是美国历史书高度赞扬的布朗起义。然而,布朗的目标太不现实,叛乱计划非常不完整。起义一发生,著名的南方人罗伯特·李就率军活捉了布朗并将其处死。布朗临死前说:“只有流血和牺牲才能根除这些罪恶。”

处决约翰·布朗

布朗的话很快就应验了。1860年,林肯胜选成为新总统。他上任后,为了保护北方的工业及市场,大规模提升了关税,使南方在英法等国的棉花贸易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早就轻视北方的南方各州因而选择了叛乱。1861年,南卡罗来纳州率先宣布退出联邦,随后又有好几个州跟随,它们组成了南部联盟,和美国分道扬镳。

事实上,南方各州脱离联邦是有法律的,当时的宪法也没有规定各州不允许脱离联邦。弗吉尼亚甚至在加入美国之前就做出了承诺。一旦该州人民认为联邦政策对该州不利,他们就有权选择离开,这是罗伯特·李选择为南方工作的最重要原因。但这种分裂国家的行为是林肯所不能接受的,他决心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国家统一。当南方人进攻联邦军工厂时,林肯立即对南方发起了坚决的进攻,内战爆发了。

南北战争最初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维护联邦的完整。但是,林肯在稳住了几个蓄奴但没有叛乱的中间州之后,就把废除奴隶制变成了战争口号之一,以吸引更多的黑人及同情黑人的人前来当兵。此后,北方的黑人纷纷参军,向南方发动了攻击。一些逃到加拿大的黑人也返回了美国,加入军队,去解放自己的同胞。

1863年,林肯通过《解放奴隶宣言》正式宣布废奴,并于两年后击败了南方,赢下了南北战争。战后,国会通过了《宪法》的第十三条修正案,正式废除了奴隶制。从此,黑奴得到了解放。虽然人种之间的不平等关系还要持续到二十世纪的平权运动,但在法律上对奴隶制的废除,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进步之一。另外,在一次相关审判中,最高法院对《宪法》的条文进行了新的解读,从而明确了各州不可以随便脱离联邦。南北战争之后,奴隶制不复存在,地下铁路也完成了历史使命。在它大约半个世纪的历史中,至少帮助十万名黑奴逃离了种植园,在人类文明进步和促进社会公正的历史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返回时政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