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台海

女子与小王 女子插足上司婚姻又与他人交往 畸形三角恋酿血案

范文吧
发表于2021-11-25 19:09:56 归属于台海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今年1月30日凌晨,杭州市中心新青年广场9楼一房间发生了一起惨烈的血案:909房间内外到处是血,一名年轻人的左手掌在门口被砍断,上半身至少有两个血洞。现场一男一女被吓傻了,房间里有一把带血的长剑。新青年广场血案发生后,杭城人民高度关注。当时,人们猜测这起谋杀案可能是由情感纠纷引起的。昨天上午,随着这起故意杀人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隐藏在新青年广场杀人案背后的畸形三角恋逐渐还原:原来女下属与上级保持多年婚外情,然后同时与他人发展恋情;新男友上门讨论争论,惨死在情敌的刀下。

让人深思的是,陷入非正常三角恋的三个人,包括女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两个人都事业有成,都在上升。一场血案最终改变了三人的命运,留给家人的只有无尽的痛苦。

注定的爱情孟生

昨天上午9点45分,被控故意杀人罪的阿柳被带上法庭。他个头不到1.70米,瘦瘦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很温柔。

起诉书显示,阿六与小王于2008年开始维持恋人关系,共同生活在血案发生地杭州拱墅区新青年广场B座909室。

在法庭上,阿六回忆了与小王认识互动的经历。

阿六,1978年出生,本科学历,上海某IT公司杭州分公司总经理。2007年左右,他在甘肃兰州出差时,遇到了当时还在上大学的小王。

小王出生于1989年,比阿六小11岁。之后两人一直保持联系,小王的家境也不是很好。阿六还为小王提供了经济支持。2008年,大学毕业的小王来到杭州,在阿六手下从事金融工作。

阿六是辽宁人。这时,他已经在2007年结婚,妻子在南京工作。他们在南京买了房子,2008年有了孩子。

然而,巨大的年龄差距和婚姻限制都无法阻止畸形关系的开始。

小王到杭州工作后,他和阿六在工作上有了从属关系,但在生活中却成了一对恋人。阿柳说,他的年收入在20万元左右,平时公司可以报销所有费用。他名下有一辆奥迪车和一辆宝马。奥迪车是南京老婆开的,宝马车留在杭州。王出差的时候,开的是宝马汽车。去年底,阿刘在杭州买了一套单身公寓,但案发时还没拿到房子。

小王年轻漂亮。她平时开宝马,经常发照片在微信朋友圈炫耀。她周围的许多人都羡慕她。

畸形的三角恋

根据阿六在法庭上的陈述和小王的证词,我们可以知道,起初小王并不知道阿六已经结婚。

阿柳有家室被曝后,答应和妻子离婚,然后嫁给小王。然而,从那以后,阿柳再也没有离婚的意思。

“我以前想帮她找个男朋友。”阿刘昨天在法庭上说。

不仅仅是阿柳有同样的想法。至于小王,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希望有一个家庭和一个“真正的”男朋友。

死者阿源是去年10月左右进入小王视野的。

阿源身高近1.80米,拥有大学学历。他也从事IT行业,做软件销售,是公司的业务骨干。昨天在法庭上,阿源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阿源的月薪超过2万元,年薪40万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阿源也在新青年广场附近工作,偶然遇到小王。因为是兰州老乡,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相识没多久,去年年底回到老家就一起见到了父母。

阿源在杭州有一套房子。小王提出结婚后,妈妈来杭州帮忙带孩子,再买一套房子给妈妈住。就在谋杀发生前,他们一起去看房子。

关于小王与阿源的交往,阿柳表示知道,但没有明确反对。

让人无语的是,王在爱上阿源的同时,并没有和阿柳断绝关系。小王甚至当着阿六的面给阿源打电话,阿刘烨经常翻看小王和阿源的微信聊天记录。

小王曾经跟阿六说,如果不跟老婆离婚,就嫁给阿远。

就这样,小王一直和两个人打交道,直到案发前。

凌晨血案

今年1月29日晚,正在北京出差的阿六飞回杭州,小王开着宝马到机场接他。

当他们回到新青年广场的住所时,小王敏感地发现阿六肩膀附近有清晰的牙印,她怀疑阿六是不是背着他在外面玩。但阿柳否认,他甚至在家里拿起水果刀,从牙印里挖出了肉。

对于恋人来说,总是床头吵架床尾吵架。如果这是唯一的事情,阿六和小王之间的问题可能还在两个人的可控范围之内。但是因为一个电话,两个人的争吵一下子变成了三个人的恩怨,局面变得不可收拾。

吵架后,小王觉得阿刘很恶心,就让阿刘去外面住,让他下楼到车上找身份证。这期间,小王开始给阿源打电话。刘上楼后,抓起小王的手机掐了一下。

之后阿源打不通小王的电话,就通过短信和微信问小王:“是不是黑我了?”

与此同时,手机在刘手里。阿柳回答:“你叫什么名字,就是黑你。”……

很快,阿源又急又怒,来到阿六和小王的住处,在外面打电话。

楼下的居民提到,1月30日凌晨0点20分左右,我听到楼上909房间有很大的噪音;期间,他们还推开窗户,告诉楼上的居民不要再出声;后来,他们还听到楼上有人坠落的声音;后来,很安静...

很快,120救护车和警车陆续赶到现场,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一起命案。

起诉书中这样写道:“2015年1月30日凌晨,被害人阿源从微信得知被告人刘与王在一起,赶到新青年广场B座,踢开909室的门。刘被迫开门,两人随即扭打起来。打斗中,被告人刘拔出挂在房间墙上的一把长长的金属剑,刺向阿源,造成阿源身体多处受伤,左手掌折断。之后,刘要求王打急救电话和报警电话,并留在现场。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发现阿源已经死亡。警方在现场逮捕了刘。”

法庭辩论

经鉴定,阿源被利器刺伤后急性大出血死亡,致右锁骨动脉和左尺桡动脉被切断。

公诉人认为,被告人阿六以长刀刺人的手段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触犯刑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检察官进一步分析,阿刘之所以有杀人的意图,是因为被害人阿元的左掌被砍断,两把上半身的剑都刺入了胸腔,可见当时阿刘用力之大。此外,阿·刘明智的利剑还被用来切割受害者的要害部位,让受害者死亡的后果发生。

“我不是故意杀人的,也没想到会杀了他。”阿刘在法庭上辩称,他和阿远没有冤屈。事发前,他们只见过一两次面,彼此并不熟悉。阿柳说,阿源闯入房间,他和小王都没穿衣服。阿源先动了,他拔出剑来挥舞,不让阿源靠近...阿柳说,他不知道在阿源身上砍了多少刀,直到阿源摔倒才感到害怕,于是互相搀扶。此外,阿六还表示,这把剑是平时买来送人的,并不是专门为作案准备的。

阿柳的辩护律师认为,阿柳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造成故意伤害致死,因为现场勘验显示,除了阿源倒地的那扇门外,909房间的卧室墙壁和地面上都发现了阿源的血迹,说明阿柳没有拔出剑开门等阿源先进来,而是在阿源进来后,他们发生了打斗,阿柳再次拔剑,他的行为不是故意杀人。

“我为我的行为感到非常抱歉。”对于死者家属提出的800万元的巨额赔偿,阿柳表示会拿出自己的那份家庭财产来补偿阿源的家人。据阿刘的辩护律师称,阿提供的赔偿金额约为120万元。

  庭审从昨天上午9点45分一直持续到下午13时30分左右。因为就附带民事赔偿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且控辩双方分歧较大,审判长表示将综合庭审查明的情况及相关事实和证据,择日再对本案作出判决。

返回台海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