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器

马駇 监察部原部长马馼:我不是薄熙来案专案组组长

范文吧
发表于2022-01-15 00:56:06 归属于武器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全国人大代表马修。

一年来,纪检监察部门掀起了反腐风暴。《京华时报》独家专访了新中国历史上第三位中央纪委女副书记、第二位女监督员——NPC代表马娣。谈及政府工作报告,她称赞“加大简政放权,结合改革力度”,指出政府对自身权力的约束是从源头上根治腐败的举措——通过权力“瘦身”、加强廉政建设、摧毁权力寻租空;谈及一年来的反腐败工作,她称赞党风政风的好转,打虎打蝇取得了显著成效,赢得了党和人民的心;当被问及过去在纪检监察战线的工作时,她澄清了网上的传言,并指出自己确实参与了刘志军案件的调查并从事了具体工作,但她并不是薄熙来案件专案组的组长。

谈论报告

通过权力“瘦身”来“强化”廉政

京华时报:听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马修:总理的报告是一份客观、全面、务实的报告。有几个数字让我印象深刻。创造就业岗位1300多万个,粮食产量达到1.21万亿斤,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一半以上,科研实验经费占2%以上,农村脱贫1200多万人,说明我国综合实力大大增强,取得的成就令人振奋,来之不易。

京华时报:您去年深化改革,特别是政府自身改革有哪些经验?

马倩:去年各方面改革都敢于咬紧牙关,突破了一些困难,完成了全面深化改革第一年的任务。特别是政府自身改革取得显著进展,每年取消和下放政府审批事项276项,本届政府行政审批事项减少三分之一的目标提前完成,用了两年时间兑现承诺。这是非常困难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实际上是我国政治管理模式和国家治理体系的一次重要改革。

京华时报:这是不是也和反腐有关?

马蓉: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报告的改革部分,提出了“加强行政管理和简政放权相结合”的思路。一方面提出法律不能擅自为之;另一方面,法定职责必须是在听取汇报时给予热烈掌声。前者是要继续减少和下放行政审批权力,通过权力“瘦身”加强廉政建设。取消空期权力寻租是非常正确的,这是从源头上治理腐败,为增强市场活力创造良好市场环境的举措。而法定的职责一定是解决不求自己的政,不做事的问题,也就是解决勤勉的问题。柯强总理的报告里有一句话:“大道至简,权不可任意用”,我非常赞同。

“任性”是坚持的形象表达

京华时报:很多人对总理的“任性”印象深刻。

马修:“任性”是对追求目标特别执着的形象表达,但很随意。而政府的权威是合法的,怎么能任性呢?

京华时报:您对审议报告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马倩:首先,建议政府在简政放权的同时,把重点从审批转向监管服务,切实加强环保、食品安全、安全生产等领域的监督管理。我们在这些方面的监管是不够的。本来以为审批就是管理,现在政府不审批怎么办?就是加强监管。天津有很好的经验,在滨海新区集中审批权力,同时狠抓监管。

管理要精细化,改变过去粗放的模式。我们在科技上与发达国家有一定的差距,在管理上的差距可能更大。精细化管理和提高服务水平是政府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京华时报:结合你目前的工作,有什么具体的建议?

马蓉:关于社会建设,报告提到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建议更好地处理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深化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现在要体现社会共治,充分发挥社会组织作用,通过社会组织联系群众,依靠群众有效防范化解社会矛盾,控制风险,维护稳定。我们在这些方面还有不足。

现在,我所在的人大内务委员会正在牵头制定慈善法,这是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年立法计划的一项任务。慈善是社会保障的重要补充。我们试图通过这项立法体现国家的支持,鼓励社会的正能量,帮助穷人,促进发展。一些社会问题可以由社会来解决。我们应该共同努力,不能只靠政府来解决。

论反腐败

“我不是薄熙来案件专案组的组长。”

京华时报:作为一名曾经在纪检监察系统工作的领导,去年在反腐工作上有哪些深刻的体会?

马蓉:在这方面,我和大家的感受是一样的。去年的反腐败工作成效显著,赢得了党的民心。特别是党风政风的改善,同我们打虎打苍蝇的成效一样重要。抓好作风建设和制度建设,是反腐倡廉的根本之策。

京华时报:快3月8日了。你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三位女中央纪委副书记,第二位女监察部长。作为一名女干部,你怎么看自己?

马笛:当前反腐形势越来越好,赢得了人心,成效越来越明显。我很荣幸能在这个职位上做一些工作。

京华时报:作为一名女干部,办案能狠吗?

马蓉:恐怕没有性别差异,只有工作职责。

京华时报:根据网络盘点,你办理了很多大案要案,包括薄熙来案、刘志军案...很多网络新闻都说你是薄熙来案件专案组的组长?

马蓉:不不,我得澄清一下。首先,这些大案要案都是在党中央领导下调查的,而我只参与了刘志军案的调查,做了一些具体工作。大家可能觉得我是部长的位置,当时所有大案要案都是我负责。其实薄熙来案还有其他人在调查,我也不是薄熙来案专案组的组长。

京华时报:你在处理刘志军案时有什么样的经历?

马蓉:我意识到政府的权力必须受到监督。我们的铁路建设正在高速发展。中国高铁是一张名片,但刘志军滥用职权,引发了诸多问题。经过调查处理,系统的漏洞被堵住了,现在高铁发展的很好。

京华时报:对于未来的反腐,你有什么想说的?

马蓉:我坚信我们的反腐工作会一如既往的好。

谈履职

NPC不是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处

京华时报:你现在在人大工作。和以前相比有什么区别?

马蓉:到了人大之后,我在纪检监察战线的工作应该说已经完成了。在他的位置上,寻求他的管理,现在我的主要经验是“处理法律”。

一方面,全国人大的工作是立法,即使我国国民政府的一切工作和改革都以法律为依据。我现在所在的委员会关注的是社会和司法方面的立法。

另一方面,处理法律就是加强执法监督。政府是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目标任务的组织者和实施者。作为NPC,既要加强对政府工作的依法监督,也要支持政府依宪行政和依法行政。通过加强监督,我们可以帮助政府改进工作,更好地履行职责。至于政府的监督,我现在关注社会领域一些职能部门的工作,监督他们的执法。来人大很充实,任务很重。

京华时报:去年,一些NPC代表因为腐败被调离这个团队。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马笛:CPPCC提出“绝不是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地”,全国人大也是如此。当然,我们可以从事实中看出,他们的许多腐败问题并不是在NPC或CPPCC的工作期间发生的。这也体现了我们的反腐工作没有禁区,全覆盖,零容忍。过去,当你离职,甚至进入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比如人大,你也会被调查。案件调查后,涉案人员应当调离人大代表队伍。

京华时报记者张然

京华时报记者范继文摄

返回武器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