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器

东方恋莲录 杨丽萍为爱徒打造《莲花心》:妖魔共生 似妖又似仙

范文吧
发表于2022-01-15 03:56:07 归属于武器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舞蹈家杨丽萍曾在央视春晚登台七次,一阕《雀之恋》更让孔雀舞风靡全国。这次,她将接班人杨舞送上了北京卫视大年初一的春晚舞台。一出《莲花心》舞毕,杨舞仿佛花仙子下凡,也仿若“巫女”杨丽萍再生。

杨丽萍在幕后编辑了八个小时

       以“莲”为主题创作,是杨丽萍思忖了多年的一个舞蹈计划,但此前她从未有机会将其完整搬上舞台。今年,杨丽萍担纲了2015北京卫视春晚歌舞类节目导演,其为爱徒杨舞量身打造的独舞《莲花心》,也成为北京卫视春晚最受瞩目且饱受好评的舞蹈节目。“莲花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象征,寓意祥和、光明、纯洁、自在,莲花的轻盈也让人联想起女性的娇媚。在春晚上跳莲花舞,会给人祥和之感。”杨丽萍如此解释创作初衷。

       圆月当空、绿叶掩映之中,莲花度母从天而降,红莲随舞次第绽开……杨舞身着肉色彩绘紧身衣亮相,腿部是荷叶,腰部当花梗,手部是花瓣,扮演的正是佛教中的莲花度母。作为观音泪水的化身,度母在造型上借鉴了观音的设计,手部动作则借用佛家手印,手心处亦各印一只单眼,“寓意人干干净净来到世上,睁开眼也要以纯洁之心看待世界。”

当满月空绿叶掩映时,莲花塔拉从天而降,红莲每次都随着舞蹈绽放...杨舞身着肉色彩绘紧身衣,腿上有荷叶,腰上有花梗,手上有花瓣,扮演佛教中的莲塔拉。作为观音眼泪的化身,塔拉在造型上借鉴了观音的设计,在手部动作上借鉴了佛教手印,在手掌上印出了一只眼睛。“意思是人干净利落地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就要用纯净的心看世界。”

杨武与杨丽萍

       编舞时难度何在?“都挺难的。”杨丽萍坦言,比如舞者化妆如何隐约表现莲的意向,又不太写实,手指甲如何设计得有美感又不妨碍跳舞,“有很多人一起动脑筋。”舞者将脚部固定于层层荷叶裙中,上半身自由蜿蜒飘飘欲仙的舞步设计,杨丽萍研究了数年之久。早在《云南印象》创排初期,她已开始尝试人体的倾斜,超出人体的纵向常态,营造“仙气”感。她不愿过多透露如何完成这些高难动作,只说设计了一个小装置协助舞者,“这个装置我们要保密,到现场都会藏起来。”

因为是提前录制播出的,所以《莲心》的最终呈现被杨丽萍在导演的镜头后剪掉了,持续了8个小时。“有些动作在舞台上太微妙,观众看不到。需要对现场拍摄的素材进行调整。”杨舞为此在舞台上表演了两次。剪辑时,杨丽萍把每一面镜子都画得像连环画一样,让观众看到舞者沉思、莲花等待释放等微妙状态。本来导演组只给了四分半钟,但最后的表演时间是六分半钟。“总导演要崩溃了,他认为时间太长了。但是我们周围的工作人员觉得很美,看得不够。”杨丽萍笑着说:“这支舞大概创下了历史新高,从来没有一支舞能在春晚占据这么长的时间。”

挥之不去的东方气韵

熟悉杨丽萍舞蹈的人都说莲心熟悉,杨丽萍的风格一目了然。这种熟悉感,就在于《莲心》像杨丽萍的代表作《阙之灵》《孔雀》《月光》一样,将舞蹈动作和女性身体的曲线美集中在舞者的手上和上半身,意境也是无穷无尽的东方之美。但是“孔雀”带来了动物的灵性,需要双手捏孔雀的头来模拟孔雀展翅开屏;“莲心”意在表现植物的敏捷,需要用手模拟莲花含苞待放的状态。他们的手型和手势不同。

       杨丽萍并不讳言这种熟悉感。她坦言《莲花心》“非常像我”,而她喜欢的始终也是东方身体的运用。“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很东方,身韵、审美有东方印记,有少数民族印记。这是我的肢体符号,自带‘杨氏’特色。”杨丽萍解释,“杨舞第一次参加如此重大的舞台演出,我倾向于设计她最熟悉的肢体运用,短时间内不可能做太大改动。舞蹈中涉及的佛教手印、法轮,也必须用东方的肢体语言呈现。”

       “跳得太灵巧,会给人孔雀的错觉,跳得太死,又没有赋予植物应有的生命力,其中的分寸把握很重要。”云南姑娘杨舞跟随杨丽萍十年有余,杨丽萍的成名作她跟着跳了个遍,被外界誉为杨丽萍的接班人。她将这支独舞当成一种“修行”,“其他舞蹈可能会要求舞者有高低起伏的情绪变化,《莲花心》却没这么激烈,这和莲花的淡泊心性相关。舞者的心态要跟着放平和。”

“跳得太灵巧会给人孔雀的错觉,跳得太死,没有给植物应有的生命力。把握好尺度非常重要。”云南姑娘杨丹跟随十几年,跟随的名作,被外界誉为接班人。她把这种独舞视为一种“练习”。“其他舞蹈可能要求舞者有起伏的情绪变化,但莲心没有那么强烈,这与莲的淡泊之心有关。舞者的心态应该遵循和平。”

有倾向性地营造“仙气”感

       得益于长期的孔雀舞训练,《莲花心》的高难技巧对杨舞来说倒不成问题,跳好的关键在于摆正“心态”,能“走心”,“这支舞不是要玩外在的技巧,更考验的是人心,如何把莲花的祥和与纯洁体现出来?舞蹈学起来很快,但要跳好很难,跟人的阅历有很大关系。”

“她努力跳舞,专心致志。在这种状态下,跳莲花塔拉让人有把握。”杨丽萍曾用“十年磨一剑”来形容徒弟们的辛苦。她说了一个细节:《莲心》是在只有5度的天气里排练的,杨光着脚在玻璃地板上跳舞,完全不适合跳舞。地面覆盖着电线和干冰带来的水蒸气。“我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她要想摆脱一切困难,静下心来一跃而起,真的不容易。”

       《莲花心》一出,网上赞美与慨叹之声齐飞。有人评价杨舞舞姿灵动,似妖又似仙,予人妖魔共生之感;也有人挑剔杨舞跳得虽精致,却少了画龙点睛的味道,或者说阅历带来的顿悟,有妖性无禅意,比之杨丽萍的《雀之灵》少了击中人心的温柔一击。

       “我在她这个年龄,还没她这么好的状态。”杨丽萍回忆说,她第一次参加舞蹈比赛跳《雀之灵》时,正处于杨舞现今的年龄,“《莲花心》对她也是一种锻炼,更需要人成熟了之后来演绎,需要对生活的积累,对内心的一种关照……舞者最好的状态应该是40多岁,她还年轻,她现在只有十年经验,要等。这支舞讲的就是祥和、美好和宽容,我希望这种观点也能放在对年轻舞者的鼓励和培养上。” 

“我在她这个年纪,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状态。”回忆说,第一次参加舞蹈比赛《百鸟之灵》时,她还在杨舞蹈的年纪。“莲心”对她来说也是一种锻炼,需要人成熟后再去诠释,需要积累生命,呵护心灵...舞蹈演员最好的状态应该是40多岁,她还年轻,现在只有十年经验,要等。这支舞蹈是关于和平、美丽和宽容的。希望这个观点也能放在对年轻舞者的鼓励和培养上。"

返回武器列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