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器

春晚哥 央视春晚“笑脸哥”:三十年前 我生活环境比“大衣哥”还差

范文吧
发表于2022-01-15 04:03:06 归属于武器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现在朋友偶尔会请冉东生跑步唱歌,他很开心,感觉唱歌可以给大家带来快乐。

       “我身后没有‘大老虎’支持,就是普通观众。”

2月19日,央视春晚结束后,一位坚强微笑的男性观众在网上火了。他就是“笑哥”。从1999年到2015年,除了2013年,笑哥的笑容从未缺席。

       由于“笑脸哥”频频出现在镜头中,于是有网友质疑其非富即贵,这么显摆接下来得遭殃了。

细心的网友总能从春晚直播中找到笑哥。

       面对这些传言,“笑脸哥”向本站“喊冤”,“我自己以前也是唱歌的,特别喜欢艺术,喜欢看春晚,会拉网式找人要票。其实我就是普通观众,在北京也是租房住,没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笑哥”本名冉邵平,艺名冉东生,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哈尔滨,在北京生活了近20年。

       “三十年前,我生活环境比‘大衣哥’还差,生长在农村,农村什么事儿都懂。”冉东升告诉本站,自己在农村吃过不少苦,后来一路从哈尔滨到上海、福建,再到北京,漂泊半生只为追求唱歌梦,然迫于生计和年龄,现只能放弃。

提到当红的“大衣哥”朱之文,颜冬生的声音会提高几度,语速也会加快。“他真的很幸运,能穿外套唱歌,他在身后推的时候会是红色的。他获得了星光大道冠军,去了春晚。最近,他还去了焦点访谈。有什么不满意的?”

       冉东升表示,自己看不懂现在台上以“扮土”、“扮草根”博眼球的方式。

在他看来,艺术就是艺术,精品就是精品,这要建立在实力理论上,而不是外部炒作。“我会唱流行歌曲、民歌和美声唱法,我认为我能唱得比朱之文好。我也是一个草根,但是穿着整洁是对舞台和观众的尊重。以前上音乐学校的时候,也要求衣服整洁。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好一点?”

       回想起自己为音乐做出的牺牲时,冉东升有些黯然,他自嘲道,“想来也是好笑,我学了这么多年声乐、唱了这么多年歌,没有一家媒体找我;我放弃艺术后,去春晚看个节目,就出名了,北京电视台、华西都市报、南方周末等等都要采访我……”

       虽然放弃了唱歌梦,但冉东升并未脱离艺术圈。“没有演出就帮活动找明星,条件是找到了也要带我一起去唱,让我赚个千儿八百的。”冉东升笑言,若有演出,还是想唱唱。

虽然放弃了唱歌的梦想,但冉东生并没有脱离艺术圈。“如果你没有表演,你会为这个活动找到一个明星。如果你找到了,你就带我一起唱歌,让我赚一千块。”冉东生笑着说,如果有演出,他还是要唱的。

冉东升倾情演唱

去年春节晚会是一场梦

       “我从没和别人说过,那时去看春晚是想,我能不能上春晚演个节目。我的愿望就是站在台上,给全国观众唱首歌。”冉东升告诉本站,自己知道上不了春晚,所以决定先了解一下形势。

于是,1999年除夕夜,颜冬生在央视西门等着,“看能不能遇到一个想要票的熟人。”当他遇到一位女士时,这真的给了他一张额外的票。他给对方唱了几句《我的孙》后,对方相信他是搞艺术的,就免费把票给了出去。

       这也是冉东升第一次踏进央视春晚的现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年春晚前,他便会广撒网,找认识的明星、朋友要春晚票。

“当时,机票并不紧俏。我经常要交重票,还经常给别人开罚单。”冉东生介绍,以前大家都不想出去过年,拿到多余的票后,也找河北的亲戚和哈尔滨的老乡一起看。

       “后来拿不到票子就跟节目组进去看。”由于多年从事艺术相关工作,冉东升认识很多明星、主持人。比如韩磊、那英、蒋大为、董卿、毕福剑等,也都认识冉东升,在他的人生道路上给予了支持、帮助。“表演者也需要工作人员,我曾作为随行人员进去。今年跟着韩磊老师看了彩排,因为怕正式演出时没票。”

谈及2013年春晚缺席,冉东生有些好笑地说:“互联网被炒的时候,还有人说压力太大,不想给我票。后来,我缺席了。有人说,笑脸哥不喜欢看春晚,要求保留。有好心人帮我买票。”

       “其实,由于互联网的炒作,我感觉当时央视也有压力,但他们不能不让我去看节目,因为我有票。”冉东升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看了多年春晚,不少工作人员都认识他,见面打招呼都会说,“哎呀,你怎么又来了”。

在很多网友眼里,出现在春晚十几年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在冉东生看来,这是相当常见的,“当你喜欢一个职业时,你会有一些实现梦想的方法。这么多年,我感谢了一些好心人和朋友,一直在帮我弄票。”

       既然喜欢看春晚,也梦想登上春晚舞台,为何十几年也没尝试着登上这个舞台?

“看完春晚,感觉这个舞台很神圣,对自己没有信心,不敢透露上台的想法。但我觉得即使不上台,在除夕夜和大家一起看演出也是一种幸福。”冉东生说他现在宁愿当观众。

       谈及十几年看春晚感受到的变化时,冉东升觉得,每年都能看到创意、看到时代的变化。

在冉东生的声音里,总是充满了活力;在微博上,每个人都会时不时看到他开心地和明星合影。没人知道的是,他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影响了可怜的脑血管。此外,脊椎会刺痛神经,这通常会导致头痛和健忘。

       不过,对此冉东升却表示,“疼在自己身上,没必要和别人说”,他喜欢“笑脸哥”这个名字,感觉自己能带来快乐,因此微博也沿用此名。“也许因为我笑得喜庆,所以会拍到我。能给大家带来欢乐,挺好。”        

为了追求梦想流浪了半辈子

       “时常有人问我,为什么大年三十不回家。我家在哈尔滨,家里两间房,父亲和继母加上两只小狗,我回去也没地方住。”

冉东生告诉这个网站,他的父亲非常豁达,开玩笑说,在电视上看到他比和他在一起更开心。“不过,我会在新年的第一天回家过年。”

       虽然有着“笑脸哥”的外号,可听冉东升聊起过去的故事,却充满了坎坷和心酸。

冉东生于20世纪60年代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远郊朝阳公社,童年时代的背景都与农活有关。

       由于嗓音条件不错,冉东升从小参加歌唱表演。中学毕业后,他被分到农场做砖头,脏累活儿都做过。“那时,砖头一出来,需要推着砖头绕皮蓬子跑,一圈差不多1.5公里,一天下来要跑五十多圈,三天就磨坏一双鞋底。”

在强大的体力劳动下,冉东生的身体不堪重负,患上了腹膜炎。“当时我就想,是不是一辈子都这样?”不愿意放弃唱歌的梦想,一生都在农村度过,他和父母、农场商量后,于20世纪80年代初去了上海音乐学院。

       然而,冉东升几次考试都名落孙山,但在上音教师周小燕老师的鼓励下,他留在上海,做起了旁听生。

“后来福建歌舞剧院来上海招生,我和几个同学都通过了。”我从上海搬到福建,但是因为户口的原因无法从农场转学,这给了冉东生一个难题。“档案不能转,所以我只能靠表演赚点钱。后来群里劝我回老家,但回去是可耻的。”

       90年代初,从福建歌舞剧院出来后,冉东升开始了歌厅驻唱生活。从厦门到深圳,再到北海,从流行歌到美声,他都能驾驭。

“不可能总是这样。后来,我决定去北京。”1996年,冉东生开始了他的北漂生涯。“其实在春晚之前,我就认识那英、蒋大为这样的老师,因为大家都在唱歌。围成一圈,一个介绍一个认识一个。”

       “有一次,在韩磊面前唱《向天再借五百年》,他还给我比了个赞。”冉东升聊起圈子里认识的朋友时,声音变得欢快起来,“大家关系都挺好,都是兄弟。”

经营一个唱歌的场地,帮助活动寻找明星,出售一些收藏品,很难稳定生活。严东生的姐姐和妹妹后来出国了。到目前为止只有他是单身。“妈妈,姐姐和朋友会给我寄钱和借钱。有时候没钱吃饭。”

       一路过来,不是没想过放弃,冉东升告诉本站,自己曾想过轻生,“2007年秋天,和女朋友分手了,觉得社会太残酷;2008年,妹妹病故了。打击太大,都快崩溃了。”

在朋友的帮助下,冉东生逐渐变得越来越开明,爱上了旅行。“我母亲1992年去世,把积蓄都给了我;我姐姐也给我留了一些钱。我自己也有糖尿病,伙食开销也小。我通常喜欢旅行,睁开眼睛。”

       如今,朋友偶尔还会请冉东升跑活动唱歌,请客吃饭也不会让他出钱,“我在圈子里口碑还不错,没有丝毫偏差,也不会欺骗别人,朋友遍天下。现在朋友对我来说很重要。”
返回武器列表
随机推荐